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千金-益母颗粒家屬碎片記憶還原姐姐你為啥非坐夜航回來

发布时间:2020-02-15 19:19:25

家属碎片记忆还原:姐姐你为啥非坐夜航回来

家属展示曾给哥哥拨通过的三次记录摄/法制晚报洪煜黑克郭谦郭冠华

一家属昨天下午打了三次给失联的哥哥,接通后,家属们都纷纷围上来,不放弃这微小的希望摄/法制晚报洪煜黑克郭谦郭冠华

来自江苏的一位女士紧紧握着丈夫的手,在丽都酒店会议室外询问最新消息摄/法制晚报洪煜黑克郭谦郭冠华

至今天中午12时,马航MH370航班已经“迷途”失联超过57个小时

航班上所搭载的239人,其中中国乘客154名,这里面有才华横溢的少数民族画家,有热爱旅行的老年驴友,有幸福的一家五口,有事业刚起步的80后年轻职员,还有尚在襁褓之中的婴儿……他们本该乘着MH370从吉隆坡回到祖国,但至今没有音信,生死未卜

我们能看到的只是守在机场附近失联者的家属们不愿相信的眼神、担忧不已的面孔和情绪崩溃后的泪水,以及友们铺天盖地的“祈福”这50多个小时,无论是对家属还是对国人,都这么的揪心煎熬

迷路太久的马航MH370,赶紧回家吧,这么多人都在等着你

3月8日清晨6点,陈莹(化名)起了个大早来首都机场接机从吉隆坡飞来的MH370航班上有她的两位朋友,二人在临登机前还向陈莹期冀着北京的美景

三个多小时后,MH370仍然未出现在首都机场的跑道马来西亚航空公司发布声明,该航班在凌晨2点40分已经与管制中心失去联系而中国民航总局证实,MH370一直未进入我国空管情报区

“航班配有可供使用7小时的燃料,我们相信目前已经耗尽”当听到中马航副总裁的这段话后,T3航站楼内响起了陈莹的哭声

也就是在这个早晨,一趟来京的火车上,韩雨(化名)的父母商量着,该给女儿的新房购置一套怎样的家具身边旅客在关注马航飞机失联的,交流声打断了老两口的思路

韩雨也是当天凌晨,在马来西亚转机回京,她不会在那架航班上吧父母试着拨打女儿的,无法接通等再次响起时,传来的却是女儿失联的消息

此时,61岁的袁毅(化名)正在赶往机场的路上,当时他还不知道长他两岁的姐姐就在MH370上,“只知道她今天从吉隆坡回来”,可当他翻看乘客名单,看到第5页时,心里一下子灰暗下来,“坏了……”

10点30分,机场工作人员通知,将有相关信息在丽都酒店发布,家属和媒体开始蜂拥转场也就在这时,又是一连串坏消息在人群中扩散:南宁方面已否认航班在该地降落的消息,而马航的最新发布中,也出现了“事故”这样的字眼

航班上共有239人,其中中国人154名这是最准确的数字,却无法概况全貌旅客、商人、参展画家以及打工者,机上人员的构成复杂,但命运最终都将他们与MH370航班连在了一起

“今年秋天她就要当新娘了”

丽都酒店的雨轩厅,人们越聚越多,这间多功能厅被设为临时的家属安置点酒店工作人员表示,这是因为和马航方面有多年的合作,而非指定的行为

陆续赶来的家属们互不相识,可面孔上掩饰不住的担忧让他们的身份变得很是明显,一句“你家谁在飞机上”的问话后便开始了交谈

在事发当日中午,酒店大堂内还有一家三口在感慨,本该搭乘这架航班飞往吉隆坡说话间,他们没注意到,身后一队失联家属,正避开媒体,掩面疾行

袁毅也来到了丽都酒店,他不大喜欢雨轩厅里的氛围,相比之下,他更关心那场即将开始的发布会此时,邻近楼内二层的一间会议室内,即使以查验证件的方式限制人数,这里也还是很快挤满了

普通话、粤语、英语,会议室里南腔北调交织在一起,马航方面的人员始终没有出现,们只能相互交流着有限而模糊的信息

看着老两口心力交瘁的样子,韩雨的未婚夫钟文(化名)还得强打精神他把二老接出了丽都酒店,将一家人与伤心欲绝的乘客家属和蜂拥而至的媒体隔离开来

这个周末,他本该与家人一起去挑选家具的相识几年后,钟文和韩雨在北京买了房,两个年轻人即将组建新的家庭想到这些,这个坚强的小伙失去了抵抗能力,抱住一位朋友失声痛哭

韩雨的个人主页上,最新一张相片是她和自己婚纱照的合影她正式升级为新娘的日子,定在今年秋天

“他们俩都是非常优秀的高材生”

“越南军方说,已经发现飞机坠海了”、“没有,官方已经否认了”,各路消息就这样从“爆料”到“否认”,使得家属们的心起伏不已而随后马航召开的发布会不仅没有让大家悬着的心放松,反而引发更多质疑

一对有亲属在航班上的老夫妇向打听着发布会的情况,听闻后又开始刷新着页信息看着各种消息满天飞,两位老人紧了下眉头,转身离开

8日下午3点,马航方面开始为家属办理入住手续贾腾(化名)是一家医药企业的负责人,他的两名“优秀员工”也在MH370上“都是小伙子,非常优秀的高材生,安排到马来西亚进行专业培训的”

在前台办完登记,贾腾攥着房卡始终没迈开步子“他们的家属正从湖北和山东赶过来,等见了面,我该怎么说”(刘汨李松巴芮郭冠华易朵王枫)

马航MH370上载有239人,除了154名中国乘客外,还有来自马来西亚、印尼、澳大利亚等国家的70多名外国乘客目前这些乘客中部分人的家属也赶至吉隆坡机场等待消息亲人生死未卜的50多个小时,对于这些乘客的家属来说,同样也是揪心的煎熬

吉隆坡机场

马来西亚《亚洲时报》唐国斌在接受法晚采访时称,昨天下午2点,马来西亚前首相敦阿都拉和马来西亚国内四大宗教团体一起来到了吉隆坡国际机场,为马航飞机失事事件祈福,希望相关失联乘客平安归来

安置家属酒店

马来西亚《亚洲时报》邱岩(音)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原在吉隆坡机场的所有失踪者家属9日已经全部被送往一家酒店

邱岩告诉:“8日来到机场的很多家属都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心理创伤,有的家属甚至出现了因为情绪失控而休克的情况相关部门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再次发生,同时也为了让他们免受媒体干扰得到更多私人空间,马航将家属们安排到了距机场有段距离的The Everly酒店这样一来,也方便了接下来的相关工作,比如安排家属办理出入境手续、申请护照等等”

邱岩告诉,将失踪者家属们转移到The Everly酒店后,马航还安排了一个医药队伍驻守在酒店内,开始协助家属们,以抚平他们遭受的心理创伤

邱岩说:“这只医药队伍有25名值勤医务人员,每组5人,工作6小时,以轮班的方式向家属提供服务,目前已经有很多位家属接受了医生的治疗”(文/张洁清)

“傻姐姐,为啥非坐半夜航班回来”

一些家属甚至是拖着行李从外地赶来,雨轩厅里开始变得闷热,而气氛也同样焦躁

没有准确的官方消息,人们只能按自己的思路“分析”,空中解体、人为劫持,这些平日更像是轻松谈资的话题,如今再从口中说出,周围人都目不转睛地倾听着

袁毅没有参与到类似的讨论和争执中,从一开始,这位哲学系出身的老人就将自己的心理预期控制在了最低“一辈子在给别人讲这些,今天终于轮到自己了”

在房间里,袁毅静静地躺着,他有些嗔怪自己的“傻姐姐”“老出去玩儿的人了,还图这便宜,非坐半夜的航班回来这可好,出事了吧,还差点把我老伴拉上”

8日的这个晚上,北京的足、篮两支球队双线作战袁毅是个球迷,他选择看电视直播分散自己的注意力袁毅不知道,当工体球赛散场后,很多球迷所做的第一件事,也是掏出查看着MH370的最新消息

夜深了,袁毅还是睡不着,他和陪在身边的侄子各自喝着一瓶啤酒

“年三十我们还在一起过年呢”

也在这时,MH370的消息再次发生波折此前有消息称救援人员已找到失联飞机残骸,但该消息被马来西亚官方再次否认

9日上午9点多,马航工作人员又一次出现在丽都酒店,一长串“没有进展”的通报作为铺垫之后,“请家属做好心理准备,我们持悲观态度”这句话被翻译出来

有那么几秒钟,雨轩厅内没有半点声响紧接着,斥责和哭泣的声音一起迸发出来

“我已经等了一天一夜,现在实在熬不住了”一位有孕的家属在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瘫坐在椅子上而一名中年男子红着眼眶、泛出泪花,面对眼前双膝跪地鼓励他“要坚持”的义工,男子也只是扭过身,留下了一个不断抖动的背影

张强(化名)带着一家人也来到了雨轩厅内,他们并没有亲人在MH370上“是我的朋友,姓翁,她在北京没有家人,我们就跟亲人一样”

翁女士早年离异,她的孩子和丈夫现在外地,甚至都还不知道她在这班飞机上“我们连年三十都是在一起过的”张强的母亲说

在翁女士上飞机前,张强还收到了她报平安的短信而如今,即使在义工提供的名单上,翁女士的名字被漏打了一个字,张强还是从生日上一下认出了自己的朋友“我得赶紧找到她儿子,让他知道这事”

“如果儿子能够归家,绝不再让他离开”

所谓的“转机”出现在上午11点多,又一次发布会即将开始,来自河北定州失联乘客边亮京的弟弟突然大叫:“我打通哥哥的了”

对于这个以国外区号开头的号码,边亮京的家人再熟悉不过几年前,这个学医出身的小伙前往新加坡的建筑工地打工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每次面对家人,都在强调着自己在收入上的丰厚回报,以及对将满两岁儿子的思念之情

然而,面对如今无人应答的号码,边亮京的母亲倚靠在雨轩厅的墙壁上她已笃定,如果儿子能够归家,绝不再让他离开

“这是我哥在新加坡打工用的号码”边亮京的弟弟一下成为雨轩厅内的焦点,家属们迅速聚拢到他身边开免提,再打一次,那头响了三声,便再次挂断人们不知道这究竟意味着什么,但还是将边亮京的号码提供给了马航人员

袁毅站在远处,默默地看着鼓噪的人群“这感觉不好,像把人按在水里,憋得不行了再提起来,然后再按下去”

他所说的这种“反复”不幸被很快印证,当下午马航人员再次到来时,对之前提供的号码并没能做出合理的追查解释

不敢去事发地点怕无法承受

至昨晚5点,人们在纠结于定位问题的同时,也开始着手准备前往可能的飞机出事地点根据马航的通报,在办理完相关证件手续后,最早可在11日组织首批家属前往马来西亚

老马是被临时找来拍摄证件照的摄影师傅,天生大嗓门的他在上楼时还“抱怨”着酒店的停车费不便宜但当来到雨轩厅内时,看着眼前的情景,老马自觉地压低了嗓门

一间办公室被临时当作了拍照的场地,家属们依次进去,几乎每个人面对镜头时的表情都是木然的而老马也没再像往常那样,帮着人们努力调整自己的表情

张强被工作人员数次问到是否需要领取签证表格,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还没找到她的儿子,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能面对这些么”

而袁毅已经基本决定,不会前往境外可能的事发地点他怕自己没法承受那份未知的情景(文/刘汨李松巴芮郭冠华易朵王枫摄/洪煜黑克郭谦郭冠华)

原标题:家属碎片记忆还原:姐姐你为啥非坐夜航回来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生脉胶囊什么牌子好
他达拉非多少钱
儿童止咳药什么好使
风湿疼痛怎么治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