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摘星大陆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败

发布时间:2019-12-04 14:30:11

摘星大陆 第一百五十五章 败

落叶镇外枯朽的山林今夜注定难眠。

几只未向南去的鸟儿拍打着翅膀落在树枝之上心有余悸的冲着安禅宗山门的方向嘶扯了两声,刚才那声震天的巨响让它们全都从睡梦中被吵醒,现在眼看余韵即将过去,鸟儿重新落回巢中,准备继续安眠。

但,今夜,似乎安睡也成为了奢望。

一道白色的倩影飘过,在树枝上的鸟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重振翅膀起飞之时便消失在了林间,然后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飘过,树枝整齐的断裂无力地向地面追去,一柄血色的长剑破空而去!

拍打着翅膀的林中不知名的鸟,看着那个紧随飞剑而去的青色身影,又看了看随着树枝坠地的巢穴,发出一声悲怆的鸣叫声。

梁月儿依旧在不停的奔跑之中,自身修行境界不如对方,而对方战斗境界和自己分庭抗礼,想要用冥灵杀符拼一波,但没想到两人就连能拿出来的底牌都是如此的一致,丝毫没有占到上风的少女当然只能逃。

虽説她是骄傲的梁月儿,逃跑这种事情怎么看起来都有些狼狈,但如果在明知不可敌的情况下还转身举剑去战,那不叫骄傲,叫送死……

“叮!”

承影剑再一次与从诡异角度刺出的血剑相遇,血剑被震得倒飞开来重新隐匿在林间,而被那股邪异的剑意侵染的承影剑则发出一阵痛苦的剑鸣声,无力的将那些卸不掉的蕴含着血腥气息和莫邪灵识的元力通过剑柄传递到少女纤细的手指之间。

梁月儿的手微微颤抖起来

,一道道细小的血痕在少女白皙的手背、指节之间出现,显得格外的刺眼。

自从莫邪缀上自己之后,少女就不断地通过变速和小的转弯,不让两人间的距离拉近,而她也并不是没有想着前往繁华的地带而令身后的少年忌惮收手,可一旦她稍稍流露出折返落叶镇的意思的时候,莫邪便会先她一步卡死她的走位,令她只得向着山林之中越来越深。

可是照着这样的方向逃奔下去,真不知道需要几个时辰才能逃出这片山林,重新回到人类帝国繁华的地带。

时间很充足,所以莫邪嘴角扬起一丝邪异的微笑看着无法再继续拉近的距离,丝毫担心。他有着绝对的信心在少女逃出山林之间将其斩落剑下,此时那柄血色的飞剑正不厌其烦的骚扰着少女,虽説凭借凌空御剑,不可能给梁月儿造成致命的伤势,但至少可以消磨她的意志湮灭、她的元气还能顺带给她造成细微的伤势。积水成渊,当这些细微的伤势汇聚到质变的地步的时候,就是少女的死期。

平静的看着手背上蔓延的细微血痕,梁月儿的表情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越是慌乱便会死得越快,所以少女此时依旧保持着绝对的冷静,哪怕境况已经糟糕到了如现在的地步。

她当然知道身后的莫邪存的怎样的心思,无非是纵剑消磨自己的战力,这是一种很笨很基础的战斗方法,但也是最为稳妥的、不会出现任何意外的方法。

再次挡了一剑,被一股强大的剑意侵蚀入体,几缕鲜血从梁月儿纤手的血痕之中迸发而出,在空中飞舞跳跃!

那些少女的鲜血在离开皮肤的一瞬间迅速由最鲜艳的红色变得焦黑,落在树枝之上发出了滋滋的响声,枯枝在接触到血液的刹那便被溶解,露出一个个还在缓缓扩大的窟窿。

显然,梁月儿的血中带有剧毒,而这些毒素都有由莫邪那柄血色的飞剑一剑一剑传递而来,最终被少女逼至指尖,飞溅了出去。

见到如此一幕,莫邪的眉头还是微皱了起来,对方果然不愧是传説中的梁月儿,即使在如此逆境之中还能将一切做到极致不留一丝破绽,如果没有了那些邪异的毒劲,虽説只凭借血剑剑意的偷袭依然能让少女渐渐走入死径,但需要的时间也会大大加长。

拖得越久便越不利,毕竟在人类帝国境内追杀四大家族的天骄,这一但被发现,凭借自己的身份恐怕也无法承受来自于梁家和光明神殿的怒火!

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莫邪决定不再拖下去,一声厉啸穿林破空!

伴随着这一声厉啸,血剑剧烈的颤抖了起来,带着前所未有的杀意和剑意向着梁月儿猛扑过去!而与此同时,莫邪全身元力暴动,脚下的步伐猛然加快,震碎身前的枯枝,沿着最近的直线向着那件月白色的长袍径直而去!

前所未有的压力瞬间笼罩了梁月儿,少女眼神微眯,感受到身后正在飞速靠近的那位少年的气息,想要再次变道却发现那柄血剑比起之前恐怖了无数倍,带着寂灭的杀意,向着自己刺来!

无法再吝啬自己的元力,幽影再度升起,不过这次只有萦绕在少女身周的几缕,并没有铺天盖地遮星闭月。恐怖的血剑斩进幽影中仿佛进入了泥沼一般行动速度瞬间变得缓慢!

速度变慢,也意味着气势的减弱,梁月儿深知只凭自己唤出的这几道虚影绝对不可能拦住这柄血剑,所以也不犹豫,踏前一步,承影剑的剑尖直刺在血剑的七分位置!

“当!”

蕴含了无限杀意的血剑还没来得及爆发便被梁月儿轻描淡写的击飞,以凌乱的轨迹飞了出去,但少女的脸色并没有变得好看一diǎn,相反瞳孔猛的缩了起来!

因为那柄血剑,落在了一双修长苍白的手中!

莫邪,终于追上来了!

一句废话也没有,刚刚来到少女身前的莫邪连剑的温度都没有感觉出来,便直接扬起手中的血剑向着少女那件月白色的长袍直刺而去!

剑在手上与凌空飞剑,完全是两个概念,终于重新握住血剑剑柄的莫邪面色严肃而虔诚,仿佛刺出这一剑是一件非常神圣的事情。

看到这一剑袭来,梁月儿的脸色终于大变!在先前的追逃之中她一直还能保持面色的平静,但如今这一剑袭来的时候,少女终于掩饰不了心中的诧异与惊惶!

若问世间剑道哪家强,当然是天山之上找剑门。天山剑门千年的沉淀,汇总出了无数强大无比的剑诀,纷繁复杂浩如烟海,高妙的程度令世间所有人惊叹!

不过有意思的是,世间公认两套最强的剑技却并非出自剑门,而是分别属于龙家和已经被灭门的陈家,就连天山剑主在见过那两套寂灭的剑阵之后都不得不遗憾的承认,天山之中无数的绝世剑诀没有能与之相媲美的。

不过梁月儿和龙家、陈家都没有关系,所以之前的讨论并不适合现在的情况。

虽然喜欢研究一些歪门邪道,但莫邪毕竟是天山剑门最杰出的弟子之一,如今施展出天山之上的剑诀,竟然有一种锐不可当的意味!

从这一剑刺出,莫邪的眉头便舒展了开来,因为他知道,面前的少女挡不住了。

从这一剑刺出,梁月儿的变色剧烈的变化,最终归为寂灭的冷意,她也知道,自己挡不住这一剑。

那么,就一起死吧。

如是想到的梁月儿双眼变成了纯粹的黑暗,看不到一diǎn颜色,连月光照进去都不再折射出缤纷的色彩。承影剑划出一道弧线,无视了即将刺到自己的那柄血剑,向着莫邪的胸膛刺去,对少年发出了死亡的邀请!

看到梁月儿眼中那抹纯粹的黑暗,莫邪微微一笑,已经占据绝对优势的他当然不会想和梁月儿换命。同生共死那是情侣之间最美好的结局,并不属于他。

右手手腕微折,血剑的轨迹稍稍改变,逸散出来的剑意掠过承影剑的剑身,顺便干扰了承影剑的轨迹,莫邪左手成掌向着刺向自己胸膛的承影剑拍去,同时血剑直刺向了少女的心房!

梁月儿眼中划过一丝寂灭的冰冷,右手松开了承影剑的剑柄,任由这柄神兵凭借自己的去势继续向前,少女的腰肢猛地扭转,一头黑瀑扬起,如同无数柄利刃再度刺向莫邪面门!

“当!”

莫邪的左手拍落了承影剑,而面对袭来的发剑却一diǎn办法也没有,只得将天地元气汇于面部之前强挡,同时右手的血剑向前一送!

“嗤!”

血剑轻松的刺穿了少女背腰处的肌肤,那股携带了无数负面情绪的邪异从剑锋中疯狂的喷涌,涌入少女体内。于此同时,梁月儿那一头黑发也携带着少女最后的杀意拂在了莫邪的脸上!

莫邪抽剑暴退,带起一捧血花,但依然没能躲过那些青丝之间的杀劲,不过少年的元力障壁在面前一寸生成,抵挡了几乎所有的杀意,只有一根青丝穿过了那密密麻麻的元力屏障,轻轻拂过少年的嘴唇。

退到数丈之外的莫邪唇间流下一缕鲜血,但已无大碍,梁月儿艰难的拾起自己的承影剑背靠着一颗枯树,剑尖撑地,背腰之处鲜血直流,片刻便打湿那件单薄的月白色长袍。

(ps:今天不补欠了,从明天到周日,每天三章,全清欠章。)

南京京科男科医院
道县人民医院
天津整形美容医院手术
重庆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哪好
汕头包皮龟头炎需要挂什么科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