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陕西商南书记谈广场问政有些单位找不出问题

发布时间:2019-10-12 20:01:17

陕西商南书记谈广场问政:有些单位找不出问题

4月23日下午,陕西省商南县广场问政活动上,因县疾控中心私设小金库,中心主任华中央当着众多群众的面被当场免职,随后他掩面而泣。华商报魏光敬摄

-对话动机

4月23日下午,陕西省商南县人民广场,因县疾控中心私设小金库,中心主任华中央当着众多群众的面被当场免职,他下台走出不到20米就掩面而泣,这一幕迅速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这一事件出现在商南县“广场问政”活动中。该县举办此活动已有6次,各单位一把手与群众面对面,接受质询。9名干部在问政中被处理。这究竟是一种怎样的问政方式?当地官员对此如何看待

?广场问政又会给商南的政府部门带来怎样的改变?昨日,新京报对话商南县委书记陆邦柱。

问政缘由

有些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

新京报:商南县怎么会想到搞“广场问政”这种方式?

陆邦柱:现在普遍情况是群众对干部不信任,有问题群众不和你说,和上级纪委说。国内有的地方搞电视、络问政,我们干脆搞个广场问政,干部群众当面锣对面鼓讲清楚。再加上当时有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就想到让群众参与进来,帮你找

新京报:有些单位自己找不出问题?

陆邦柱:现在有些单位我跟你说,自己找问题困难着呢。大家要么就是老好人,发的征求意见表填的全是“没有”;另外就是双方有矛盾,就添油加醋地胡说,这样一来,问题就不好找了。

新京报:这几场问政,暴露政府部门那些典型问题?

陆邦柱:比如迟到早退,上班时间上或找不到人;还有服务态度差、办事效率低,另外还发现一些违纪违法问题。

新京报:广场问政举办至今,有多少职能部门参与

陆邦柱:已接受问政的有25个部门,每次活动都有4到5个单位。每期参加问政的群众是800到1000人。

新京报:每个部门一把手一般会回答几个问题?

陆邦柱:百姓现场随机提问,或者我们查找问题后设置的提问,大概在四五个。

现场免职

如果这算作秀,那也是应该的

新京报:县疾控中心主任华中央在问政现场被免职,这个决定是怎么做的?

陆邦柱:前期我们就发现他们(县疾控中心)供应疫苗时,收入不入账,设了小金库,然后交给纪委调查

,调查结果确认他们是违纪的,按规定华中央应该被免职,但还没等到开县委常委会,广场问政就开始了。

新京报:现场免职是否符合程序?是否是在追求一种轰动的效果?

陆邦柱:程序上是符合的,我们按照程序在走,没有主观推动的想法。确认违纪时也刚好到广场问政了,暗访视频放出来,华中央承认了私设小金库。那种情况下,那么多群众在看着,需要给大家一个答复,所以就现场开了县委常委会,审议后根据纪律规定,对他做出了免职决定。

新京报:除了群众问政,纪委暗访也会借此公布吗?

陆邦柱:是的,我们专门有个工作组,对将要问政的部门明察暗访,然后在问政现场播放暗访时的视频。

新京报:看到被免职的主任当场落泪时,你什么感受?

陆邦柱:我当然是替他惋惜,他在乡镇做过副镇长、副书记、镇长、书记,一级一级干起来的,疾控中心主任这个职位他肯定能胜任,但很遗憾他没把握好自己。

新京报:这种做法会不会让接受问政的官员难以接受?

陆邦柱:有情绪是难免的,比如华中央

,他也没想到能被当场免职,我和他谈了话,华中央对组织上的决定也是接受的,他也承认工作没做好。

新京报:是否担心这种举动被别人质疑是作秀?

陆邦柱:肯定有人会说是作秀,但群众眼睛是雪亮的。广场问政确实改变了政府部门的办事态度,如果这算作秀,那也是应该的

官员心态

有干部向县委书记“透风”

新京报:广场问政到现在,已经有9名干部被处理,目前这9名干部在做什么

陆邦柱:其中两人是这次刚被免职,现在还在单位里,只是不在领导职位了,另外7人纪委调查后给了党内警告、行政警告或责令纠错。

新京报:处理决定是仅仅依据现场问政结果做出来的?会不会让干部心里不服气?

陆邦柱:不是的。所有处理决定都要经过纪委的立案调查。

新京报:有没有官员曾经私下或明确反对广场问政?

陆邦柱:他们就在私下里说嘛,说书记弄这些事,要求太严了,然后有意无意地让这些声音传到我耳朵里。

新京报:听到这些意见你会有压力吗?

陆邦柱:压力不在我这,在这些领导干部身上。如果为了没有压力,让领导干部都当太平官,那工作没法开展,群众也不答应。

新京报:有没有官员会找一些理由不接受问政?

陆邦柱:没人敢。如果你身体不舒服,或工作原因不在县里,那我们可以等,给你排到下一期,让其他的单位官员先接受问政。

新京报:干部们在对待广场问政上有情绪上的转变吗?

陆邦柱:过去他们有抵触情绪,现在很多干部通过参与发现,群众是讲理的,也很宽容,不会有意刁难你。现在干部们也知道,揭短亮丑虽然对自己是一种挑战,但也逐渐接受了。

问政机制

一问政,二问效,三问帽

新京报:除了用计分的方式代替举牌(现场设有满意和不满意的两面牌),以防止有人怕得罪人举“满意牌”,还有那些体现公正的措施?

陆邦柱:每次问政前3天,都会通过电视、广场屏幕公布时间、地点和问政部门。大多数群众都是自发来的,还有机关干部、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开放式的,谁想来就来。参与者的身份构成很多,这都是保证公开公正的表现。

新京报:会不会问政问出的都是小问题,而大问题被掩盖起来了?

陆邦柱:这个应该不会,群众提出的问题都是和他们紧密联系的,他们关心的问题就是大问题,另外我们的工作组也发现一些违纪违法问题,这也是大问题,比如华中央这件事,就是违纪。

新京报:你觉得广场问政在操作上怎么才能让效果变得更好?

陆邦柱:现在每一场问政,对上一场的问题还没有答复。我觉得现在最主要的应该在对整改速度、效果的监督有长效机制。对问题比较突出的单位,可能以后不只一年一次,第一次“问政”,第二次“问效”,第三次就要“问帽”了,如果整改不力,那就把你乌纱帽摘掉。

新京报:广场问政实行后,政府部门行政作风的改变,有让你印象深刻的细节吗?

陆邦柱:每个办公室的门上都挂着牌子,牌子上写着办公人员的姓名职务,监督,现在很多单位只要你去办事,他们都得站起来,笑着招呼你。

问政升级

县领导也将接受问政

新京报:“广场问政”和其他评议形式的区别在那?

陆邦柱:我觉得这种方式拆掉了干部和群众之间那堵无形的墙;让工作中的问题暴露在阳光下,干部干得好不好,群众说了算。和其他的问政形式比,更直接,互动也更好。

新京报:广场问政是个一把手主导的活动,万一你卸任,担不担心人走政息?

陆邦柱:我们出台了一系列办法,让广场问政常态化和制度化,不是今年弄了明年就不弄,我们甚至考虑让窗口服务单位、执法单位全都接受问政。

新京报:作为县委书记,想没想过有一天您也直接面对群众,接受广场问政?

陆邦柱:我们有这个想法。现在已面向乡镇一级的领导了,想下一步在县一级铺开,让县里领导接受群众监督。

新京报:你觉得群众会给你打多少分?

陆邦柱:嗯,这个我不敢说(笑),但我觉得应该不会太差。即使很多机关干部心里有意见,但我相信他们都是做事情的人,知道该怎么去看待和评价我。

新京报贾鹏实习生罗婷北京报道

原标题:陕西商南书记谈广场问政:有些单位找不出问题

原文链接:

稿源:中新

作者:

微信分销系统
微店官网网页版
如何微信卖水果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