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傍上女领导 第77章 他和她之间隔着冷姐姐啊

发布时间:2020-01-13 18:00:21

傍上女领导 第77章 他和她之间隔着冷姐姐啊

第77章他和她之间隔着冷姐姐啊

孙小木跑过来要开门,可门已经被孙宏惠在外面拉住了,她没办法出去,气得她不停地用脚踢门,而刘立海听到了孙小木在里面踢门,想拉开孙宏惠,往里闯。

孙宏惠便冷冷地说了一句:“你有资格进去吗?”

“你-----”刘立海气得说不出话,他实在不理解这一家人怎么啦?孙小木可是他们的女儿啊,哪里还有把女儿往火坑推的父母呢?

“你不要忘了,你和冷鸿雁之间的关系,你要是再往里闯的话,你信不信,我马上让安达把你和冷鸿雁的事情捅到纪老爷子哪里去,看看你们还能不能立足下去。”孙宏惠恶狠狠地威协着刘立海。

刘立海完全没有料到孙宏惠会说出这一番话来,一时间愣住了。倒找不到话去回驳孙宏惠。可是要是就这么不说话,他又那么不甘心,他已经错过孙小木一次,不想再错过第二次了。于是,刘立海便望着孙宏惠说:“阿姨,小木不可以这么被你们牺牲掉,她还年轻,还有那么多的日子要过,你们就愿意把她嫁给这样的人?再说了,这个人目前情况未明,你们不趁着这个机会把问题说清楚,还等什么呢?我来找小木,只是想安慰她,没想把她怎么样的。阿姨,你相信我,我是真心希望小木幸福的。”

刘立海极力想让自己的真诚去打动孙宏惠顾,可他越这样说,孙宏惠越生气。她怒视着刘立海说:“我不是你阿姨,你要是真为了小木好,赶紧离开这里。你竟然会和冷鸿雁那个样子,我真是痛心。我以前以为一切都是传闻,现在知道了,你的每一步升职,全靠这个女人。你就是为了升职,才和一个可以当妈的女人搅和在一起的。我想着这一点,就觉得恶心。哪里有男人这么不要脸的呢?而且你这种没品的人,居然还跑来教训我。你想想,你能给小木幸福吗?你给得起吗?自己都是靠色相上位,还想着要给别人幸福,你不觉得,这是天大的笑话吗?只有小木这种傻瓜才相信你。你已经害了她一次,你还想伤害她第二次吗?这一次,我绝对不会让你得逞的。除非我死。”

孙宏惠越说越气愤,越说越不像话。而且话说得那么绝,一点也不留余地。而且她不断地提到冷鸿雁的事情,这个给了刘立海官职的女人,已经如血液一般地溶入到他的骨子里去了,他能把自己身体里的血液清空吗?

刘立海难受极了。他被孙宏惠的话伤着了,他不想再说话了,他也没力气再说话了。是啊,他有资格找小木吗?他能给小木什么?他的今天不是冷鸿雁给的吗?这一点,他抹得干净吗?

原来一个靠女人上位的男人是如此在卑微啊,刘立海以前也想过是不光彩的一件事情,可是现在这种卑微的感觉却来得那么直接,那么生硬甚至那么强势,刺得他的胸口如此地疼痛。

刘立海觉得自己没有力量再呆下去,他带不走孙小木,一个靠女人上位的他,一个被人称为面首的他,能有什么力量和资格呢?

刘立海几乎是逃跑般地转身离开了孙小木住的地方,而他一步又一步远去的脚步,在孙小木耳朵里却是那么暴响着,她跌跌撞撞地走到床边,无力地扑倒在床上----

眼泪再一次横扫着孙小木,妈妈话,她全听见了。她没能冲出去,这些话在她听来,是对刘立海的侮辱和伤害。刘立海其实是一个自尊心极强的人,他哪里受得起这些话呢?

孙小木长叹着。她很清楚,那个横在她和刘立海之间的老女人,是她,更是刘立海越不过的人物。就算是现在,刘立海的第一步升迁也全靠着这个女人,她能给刘立海什么呢?不是刘立海给不了她幸福,而是她给不了刘立海事业,没有事业的男人,他的腰杆挺得起来吗?连她的爸爸,堂堂的省秘书长都还在拼着命地往上爬,何况是刘立海呢?她爸可以牺牲掉她的幸福,刘立海又凭什么该珍惜她的呢?

孙小木的心死了,死在这一刻----

妈妈对刘立海的侮辱堵死了他的路,这是她孙小木和刘立海的命吧,她这个在外界认为是高官的女儿,在北京算个什么呢?可如果嫁入刘家,哪怕刘原源源是个花少,她也有着显赫的背景,是啊,所有人都在渴望的背景,刘立海也在全心全意寻找的背景,她孙小木为什么该放手呢?

爱这个词,原来就是那么地虚空-----

孙宏惠走近了她,她没有动,眼睛死死地闭着,任无穷无尽的黑暗裹着她,围困着她----

“小木,去洗个澡,睡一觉就没事了?”孙宏惠的声音此时很温和,一点也不像刚刚侮辱刘立海的声音。

孙小木还是没动,她不想洗,她也不想睁开眼睛。

“小木,听妈妈的话,妈妈不会害你的。”孙宏惠又说了一句。

是啊,那是妈妈,那是爸爸,所有书中最最伟大的双亲啊,他们一定不会伤害她,他们为她找的就是这种在外人眼里的显赫身份,这就是他们眼中的幸福和未来。

孙小木还能说什么呢?

幸福的定义被身份化后,她还有什么可以说的呢?

好吧,她就是刘家的儿媳妇。这就是幸福,这就是现实!

“小木,妈是过来人,你要相信妈妈和爸爸选的人不会有错的。只是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可是刘家已经认可你了,有了这样的认可,你就是正综的刘家儿媳妇,外边的那些野花再怎么闹,你的位置都是稳固的,牢靠的。”孙宏惠还在继续说着。

孙小木眼里还是无尽的黑暗----

她想骂人,此时此刻,她只想骂人,用尽全世界最粗暴的脏话,去大声音地骂,痛痛快快地骂。可是她紧紧地咬着嘴唇,不让脏话冒出来。

孙宏惠见孙小木没有声音,似乎也说累了。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种做法到底是不是为孙小木好,可是嫁入豪门总比嫁给穷家小子要好,这可是千年不变的定律。

贫穷夫妻百事哀,感情经不住折腾的。孙宏惠也不完全是为了帮助孟安达,部长级的家庭在中国又有几多呢?多少人想挤进去门都没有,孙小木能让刘家二老如此重视,一再表态认定这个儿媳妇了,本来就是孙小木的荣幸,也是他们一家的光彩,而且这种光彩在京江都已经扩散了,都已经赢来了很多的羡慕,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会发生车祸,这起意外让他们也措手不及。可是这样的意外,大家得抗过去再谈下一步吧。小木这个孩子怎么就不理解一下做父母的为难呢?她就是想和这个穷家小子来往,也得等风声过后吧,也得换到地下去来往吧?可这些话,她这个当妈的说不出口啊,只能默默地陪着女儿一起干耗着时间。

大约天下的父母都如此想吧。他们没有错。刘立海离开孙小木的房间时,是这么去原谅孙宏惠的。但是他原谅不了自己,他和冷鸿雁的污点是永远洗不清楚的,竟然如此,他为什么要去洗呢?他耗尽一生洗不清白的东西,就不去洗。他在转身而去的同时,孙小木这个名字再一次被他压进了内心最最深处,他在没有能力的同时,他不会再找她,更不会再见她。

刘立海打车回自己的酒店,车子刚一停稳,让他无比意外的是姚海东竟然就站在酒店门口,一见他,就奔了过来:“你总算是回来了。”

“出什么事了?”刘立海惊讶地问。

“你要是一去不回,不就是大事吗?”姚海东尽量想用玩笑话说着,可是话一出口,他还是觉得玩笑不起来,倒显得特别地沉重。他这又是何苦呢?为了这个小年轻,深更半夜还在酒店外守着,就为了随时随地等这个年轻人的归来。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刘立海没心情玩笑,闷闷地说了一句。

“要不要我们去三里屯酒吧喝一杯?”姚海东善解人意地望着刘立海问。

这倒是刘立海没有想到的,他不由得用感激地目光看住了姚海东,重重地点了点头。

姚海东和刘立海两个人打车去了三里屯酒吧,这个地方,刘立海并不陌生,他就是在这里和女老板喝得痛快后,转战于女老板的家里时,被丢掉了处男的之身。那个时候,他还血气方刚,他把女老板给他的两万块钱丢得满地都是。

再一次重来旧地时,刘立海竟然想到了女老板,竟然就有些后悔,怎么就不拿走那笔钱呢?那可是女老板买他处子之身的钱啊。再说了,就算没有女老板,他这身子不一样给了女人吗?有什么好珍惜的呢?

刘立海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如此想,真的被孙宏惠打击到了吗?还是真的觉得一切已经没什么值得珍惜的呢?他一度认为孙小木是最最值得珍惜的爱,那是他认为最纯洁的东西,结果呢?他不是已经失掉了拥有纯洁的资格吗?

姚海东在路上并没有问刘立海什么,他们找了一间比较安静的酒吧,要了酒,两个男人便各自拿着瓶子对饮着。

张掖市人民医院
沧州市人民医院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
台州白癫风公立医院
宁波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